關於我們

  不想生病,就搞定自律神經

    長年鑽研於自律神經失調領域中,接觸到許多病患,經年累月飽受頭痛、頭昏、失眠、胸悶、心悸等不適,不僅僅生活品質大受影響,工作表現、學業成績、人際關係也難免受到波及。在來到門診之前,病患們可說是千方百計想要改善身體的諸多不適,例如不斷到醫院進行檢查、不斷吃藥、嘗試各種運動、努力調整生活作息與飲食……等。最令人感到無奈的,即便做了這麼多,所有不適症狀依舊無法獲得改善與緩解。每每聽著病患們訴說這些歷程,總替他們感到一陣心疼。

 
        實際上,自律神經失調都是由明確原因所引發的,可以透過專業的儀器,來找出造成身體不適的罪魁禍首,而且,治療過程、治癒時間及效果,都是可預期,可由專業醫生所掌控的。多數人之所以白白受了那麼多苦,多半是對自律神經,以及其治療模式不夠了解。
 
        自律神經治療,早已有定型化的模式,過程中的一切都是可預期的。就像是我們展開一段旅程,會選定國家、交通工具、景點。一路上或許充滿驚奇,但絕對不驚險、不盲目。這樣的治療,是會令人感到安心放心的。

         自律神經失調是現代人經常需要面對的課題,它或許複雜,但絕對是一種可以治癒的疾病。只要提高警覺,找到專業的醫生,採取正確的治療方式,任何人都可以擺脫自律神經失調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我一直希望大家能對自律神經有多點認識,希望能提供大家正確的知識,也希望各位能善用這些知識,好好照顧自己與周遭親友的健康。
 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以上內容摘自《不想生病就搞定自律神經》柿子文化
         2010-09-15出版

 
      給千減萬減減不下來、又老是復胖的你

 

  雖然天生一張圓滾滾的臉,但一直到大學四年級之前,都未曾有人將我和「胖」字畫上等號。孰料,忙碌的實習生涯開始之後,泡麵成為我最方便的熱量攝取來源,每天二至三碗,短短兩個月,體重就從六十公斤一路飆升至七十二公斤,從此開始與脂肪結惡緣,也為往後辛苦且不得成效的減肥之路埋下伏筆。
 
  當體重突破八十大關後,我終於承認自己是個胖子了,只不過,當時的我就和大多數肥胖者一樣,對於減肥,始終缺乏行動力,減肥,只不過是嘴巴說說而已,真的要有行動,總得等到某種關鍵的打擊或衝擊出現,才會迫使我們下定決心,開始減肥。那個關鍵時刻,就是我常與前來求診的肥胖患者戲稱的-那道光。
  
  每個人的「那道光」不盡相同,但大多不外乎感情或工作方面的受挫:因為太胖被另一半嫌棄,因為太胖而告白失敗,因為太胖而不受面試官青睞,因為太胖而被同事排擠欺負……等,約有一半左右的求診者因上述理由而想減肥,剩下的一半則和我一樣,因為健康受到威脅、生活受到影響於是決心減肥!
 
  胖都胖了,何必再忌口呢?既然都已經成為大家眼中的胖子了,索性就放開顧忌,肆無忌憚地享受美食吧!這就是「胖」所帶來的好處。只要你不在乎身材也不在乎健康的話,可以大口吃喝垃圾食物的感覺真是非常美妙。不可諱言的,雖然我的工作是協助大家恢復健康,但在當胖子的那段歲月中,「管他的」、「豁出去了」之類的想法,也時常在腦中盤旋,否則我的體重也不會一度進逼九十大關了。

  若說「自暴自棄式的不再忌口」是當胖子唯一的好處,那麼當胖子又有哪些壞處呢?答案是「罄竹難書」啊!最初是怕熱、容易流汗,稍微走動幾步就臭汗淋漓,爬樓梯一定會喘,就算只是兩三樓也不例外。隨著體型越來越「寬廣」,我的路卻越走越窄了,三不五時就撞到這個嗑到那個,護士們還常開玩笑地抱怨道:「醫師,你不覺得我們診間走道越來越乾淨嗎?現在我們都不敢在兩邊放東西了。」
 
  即便到了後期,已經胖到無法自己剪腳趾甲,站立時大肚腩甚至遮住視線,令我低頭也看不見自己的雙腳,我仍然不以為意,屢屢遇到親友或病患來關切我的體重與體型,我總是自以為瀟灑地回應道:「唉呀!男生不用這麼在乎外貌,況且,君子不重則不威嘛!」但是,當體重計上的數字,不停地屢創新高,關節開始發出抗議之聲,腰痠背痛像是例行公事般天天出現(因為超出標準體重的二十公斤,已成為我最沉重的負擔),終於,我意識到肥胖產生的負面影響,而真正讓我警覺到「再胖下去可不行」的,是保險公司的拒保通知。
 
  二○○七年二月,為了投保而進行一次全身健康檢查,報告上頭竟然出現了滿江紅。毫無意外地,八十七公斤的體重嚴重超標,且血壓飆至一百七十毫米汞柱,血糖、膽固醇、三酸甘油酯、尿酸……等,沒有任何一項符合標準是怎麼一回事?什麼時候我這個「努力幫他人回復健康」的醫者,自己卻變得那麼不健康?那是人生中的第一次,我下定決心……該減肥了! 

 

   吃減肥藥賠了健康又沒效

 

  理智上,我告訴自己,減肥不可能又快又輕鬆,想要健康的瘦,少吃多運動是不二法門,然而情感上,我多希望自己可以「一覺醒來就變瘦啊」!想要速成就只好走捷徑,於是我開始拿自己當白老鼠,體驗各式各樣的減肥偏方,對一名醫師來說,最便捷的方式就是︱使用藥物。一九九年至二○○六年前,我試過羅氏鮮、諾美婷等合法減肥藥物,以及由麻黃素、咖啡因、阿斯匹靈所構成的ECA組合。(諾美婷、麻黃素等減肥藥,因為副作用的關係,現今已被列為禁藥,建議讀者不要貿然嘗試。)
 
  只要吃過羅氏鮮的人都應該有類似經驗:排氣時會不由自主的排出鮮橘色的油脂,一不小心沾上醫師的白袍……唉,只能說:「當時真糗!」我一方面感到很尷尬;一方面覺得該藥物對自己沒有明顯效用,因此服用短短兩個月後,我就改投諾美婷的懷抱了。
 
  靠著二十毫克的諾美婷,我瘦了!服藥將近一年,足足瘦了八公斤,但副作用是便祕與血壓上升,讓我瘦得很不舒服很不健康,而一停藥體重便又很快地回升。換吃ECA也遭遇類似的瓶頸,起初瘦得很快速,但半年過後就出現撞牆期,約莫十個月便完全無效了,還引起嚴重的心悸。
 
  為了健康因素而減肥,最後卻越減越不健康,完全與我的本意背道而馳。那麼,難道要放棄減肥?不,沒有人希望自己永遠是個胖子,況且,我也很清楚代謝症候群會造成多大的健康危害。「減肥一定都這麼難嗎?」、「除了少吃多運動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?」……歷經上述失敗後,諸如此類的疑問反覆浮現腦海,身為調節自律神經的專業醫師,怎麼會連體重都無法調節?著實令人感到太難堪!
 
 

想知道該怎麼瘦,得先知道為什麼胖!

 
  為了找出體重減不下來的原因,我開始思考兩個問題:「人為什麼會發胖?」與「瘦子都會怎麼做?」企圖從根本來解決肥胖這個大敵。
 
  「人為什麼會發胖?」總結原因,就是「太忙、太累」,忙得沒時間好好吃飯,累得只能靠食物來慰藉。
 
  由於醫療工作相當繁重忙碌,因此我的二十四小時只夠塞下「看診、睡覺、吃飯」這三件事,特別當看診時間越來越長,身體的疲勞感又無法藉由睡眠來釋放,我只好從「吃」著手,尋求能量補給與精神安慰。我不但「化食量為力量」,吃得越來越多,同時也吃得不好。什麼叫吃得不好呢?指的是吃的方法和內容。多年來,除了每天起床的第一餐外,我的午餐與晚餐幾乎從未準時過,為了補償損失,所以每天早上我總是盡可能滿足自己的口腹之慾,徹底實踐「早餐吃得像皇帝」這句話。
 
  結束忙碌的一日後,我也經常管不了是否已經半夜,只想好好犒賞自己,於是睡覺前也是飽餐一頓,不論是火鍋還是漢堡,只要能滿足「人性」的餐點都好,熱量自然也不在考慮範圍內。睡前這樣大吃大喝之後,我雖然情感上得到了滿足,然而理智上也知道不能立刻就寢,於是我只好拖著疲累的身心苦撐,看看報告或是準備隔日的工作,一拖又是幾個小時,犧牲了所剩無幾的寶貴睡眠。
 
  如此「辛勤耕耘」,我的體重自然急速往上飆升。
 
 

八個月內成功甩肉二十二公斤!

 
  面對狂飆的體重,加上依賴減肥藥物卻不得其法後,我最後是從爺爺身上,找到減肥的根本辦法,也就是先前提到的第二個減肥關鍵—「瘦子都會怎麼做?」
 
  我爺爺總是全家第一個吃晚餐的人,且不到七點就說要進房睡覺。我那天難得休假,試圖勸爺爺留下,還跟他說:「一吃飽就睡很容易胖喔!」沒想到,爺爺只是笑笑回我一句:「你看我胖嗎?」
 
  沒錯!自我長記憶以來,便未曾見爺爺發福過,原因是什麼呢?為了找出「瘦子理論」,我開始仔細觀察瘦子的生活型態與飲食內容,最後歸納出以下幾個關鍵:

  早起也早睡,很典型的「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」。
  早餐吃的很清淡,常常是一小碗清粥加上幾根醬菜。
  午餐與晚餐比一般人早吃,晚飯後不久便入睡。
  幾乎不吃水果。
  睡眠非常充足。
 
  從以上幾點對照我的肥胖人生,我馬上就發現了很大的差異。於是我立刻先從最容易的改變做起─不吃水果。
 
  在過去,我總習慣飯後吃些水果,一來解除正餐帶來的油膩,二來相信水果能幫助消化(這觀點已被現代醫學推翻了)。事實上,水果對正餐來說並不是必要的,多半是想吃而不是必須吃,因此省去飯後水果很容易做到。第二步驟是改變睡前習慣。礙於工作狀態,我通常得忙到睡前才吃晚餐,但用餐後我不再熬夜了,盡可能在飯後一兩小時之內上床就寢。
 
  第三步驟是改變餐點內容。既然要減肥,飲食當然得保守一些,因此我盡可能多吃「食物」而非「加工食品」,也不再攝取太多西化或精緻餐點,通常吃一大碗白飯,再搭配一些肉與少量青菜。
 
  最後,我開始挑戰放棄早餐。原以為這點很難做到,畢竟「早餐最重要」的觀念已根深柢固,而且它一直是令我最滿足的一餐,但沒想到執行下來一點也不難,不吃早餐半個月後,我的褲腰已明顯變鬆了,一個月過後,我便足足瘦了六公斤,而且在短短八個月內,就成功甩肉二十二公斤,再也沒有復胖過!
 

一傳十、十傳百,自律神經減肥法成口碑

  
  身為過來人,肥胖會帶來多少不方便與不快樂,我再清楚不過了!
  
  在身材圓滾滾的肥胖時期,我總覺得滿街都是瘦子,但說也奇怪,在我瘦下來後,我卻發現,原來胖的人這麼多,特別是我的門診候診區,患者肥胖的比例竟高達六成以上,於是我開始想:「難道『自律神經失調』與『肥胖』有必然的關係嗎?」
 
  我既是自律神經專業醫師,也曾是肥胖一族的受害者,如果能結合專業與經驗,不是更能全方位協助患者恢復健康嗎?有了這樣的想法後,我便開始深入研究自律神經與體重、體脂肪的變化關聯,最後驚訝的發現,先前師法於爺爺的減肥作息,恰恰都有助於自律神經的平衡;換句話說,只要針對每位肥胖患者的個別狀態量身調整,是不是就能幫助他們自然健康的瘦下來呢?於是我開始針對適合的案例,合併減肥療效的自律神經調節療法。
 
  其中長期受失眠及暴食之苦的黃小姐,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。她有長達八年的時間都無法一覺到天亮,甚至每周都有一到兩天會盯著天花板直到太陽升起,除此之外,像無底洞般的食慾也很令她苦惱。她的食量幾乎是一般男性的三倍,早餐可以一口氣吃下十一個菠蘿麵包,午、晚餐、下午茶、宵夜無一不缺,因此身材也是相當驚人。年紀輕輕的她(不到四十歲),體重竟高達一百三十五公斤,病態的肥胖已經壓垮她的關節,因此她無法好好行走,得靠助行器來輔助行動。

       但經過半年的療程後,黃小姐不但體重明顯下降,而且也可以拋開助行器,靠自己的雙腳行動自如了。十四個月後,更成功減重八十公斤,可以穿回大學時期的洋裝。至於困擾她多年的失眠及暴食呢?早在穩定治療四個月後,就再也未曾出現過了。
 
  陸續在特定肥胖患者身上看到減重成效後,我對於這套自律神經減肥法更具信心了。每次回診一次比一次苗條的病患,也成了最佳見證與口碑,因此我的門診越來越多人詢問:「郭醫師,那個○○○說你有幫她減肥,我也需要耶!」、「醫師,我看那個○○○瘦好多,你也可以幫我減肥嗎?」
 
  就這樣一傳十、十傳百,越來越多的患者對減肥成效感到滿意,約莫三個月後某天……當我踏進候診區,被爆滿的人潮嚇一大跳,怎麼一回事?為什麼一夕之間多了這麼多初診病患?原來,他們都是為了減肥而來。
 
  就這樣,直至今日為止,雖然我幫助了成千上萬的人成功減肥,但事實上他們都得到比瘦身更重要的收穫,那就是─健康!
 
  像門診中有位在市場賣燒鵝的陳伯伯,他的肥胖也是病態型的,從外型上來看,有點類似相撲選手,但體力卻相當差,因為他屬於不健康的虛胖。
 
  陳伯伯剛來診間時,先強調自己身體還不錯,唯一的問題就是胖。但從問診中發現,陳伯伯的身體不如自己想像的健康,有嚴重失眠、暴飲暴食、換氣過度、肩頸僵硬、胸悶心悸等問題,但陳伯伯都歸納於「工作太忙」所導致。所幸經過數個月的治療後,陳伯伯不僅解決了他最在意的肥胖問題,而且雖然工作一樣忙,但上述種種症狀卻全部消失了,他不但能好好睡、好好吃,也不再感覺焦慮緊張、胸悶心悸。
 
  正因為我曾經是個胖子,了解肥胖者的苦惱,所以能讓人遠離肥胖之苦,對我而言是件意義非凡的事。但我也沒有忘記,自己同時是一名醫師,為患者解決身體上的毛病,使他們重獲健康更為重要。
 
  因此僅僅是「讓人健康的瘦」還不夠,我認為更應該協助他們在減肥過程中,擁有正確觀念,避免錯誤迷思,把「健康瘦回來」,並永久遠離復胖風險,這才是我心目中最優質的減肥方法,也是我真心想帶給大家的健康之道。
 
  現在,為了外在的美好,更為了內在的健康,別讓減肥只是嘴上計劃,認真的身體力行吧!

 
       以上內容摘自《都是自律神經惹的禍 體重篇》新自然主義
  2016-11-30出版